天线不好吃

重新点开看看

这里是天线

写文自己开心

中度抑郁

在治

会更

【伞修】如果

这是伞哥的生贺啊啊啊啊啊啊!!!!!!!!!!!!!!!!!我昨天忙昏头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00
如果当初我拦住了他,是不是又是另一番模样。
叶修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脑海中竟只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01
睁开眼,满脑的头晕目眩,叶修并没有花很久来搞清楚现在的状况——苍天给了机会重来一次,还是做了个真实的噩梦。
他想,不论是庄周梦蝶还是蝶化庄周,总不能再让那人轻而易举的松开我的手。
叶修抱起随手扔在床边的T恤,匆匆忙忙跑出去找到苏沐秋。
“沐秋!”
阔别经年已经模糊不清的脸庞重新出现在叶修的视野里,还是那样朝气蓬勃的笑,一不小心就触动了实际上已经年过半百的叶某爷爷的少女心。
他想,既然离了苏沐秋我真就不行,不如干脆逮紧了好了。
而正在吭哧吭哧洗碗的苏沐秋抬起头,看着刚躺下不久的叶修,随口说到:
“怎么了?一会儿不见就想我了吗?”
苏沐秋嘴上撩着闲,眼神确实没动,里头满腔欢喜全注给锅碗瓢盆,就是不想让叶修发现点端倪,端着少年人傲娇的倔强。
叶修弯起略显下垂的眼角,盛了一汪清泉似的,可惜苏沐秋就是不转头,清泉也就慢慢流走了。
“沐秋,我喜欢你”
啪!
“哈?????”

02
苏沐橙插着腰,手里拿着两人在家作天作地的证据——一个碎盘子。看着沙发上可能两分钟没见就异常黏糊到一起的两个人,脑子里满是钢丝球在转。
“我说你们两位,卖了你们能买来一只盘子吗!”
叶修老神在在的,行为举止丝毫不慌,对于苏沐橙的质问淋漓尽致的表达了放置play的理想。
苏沐秋又暗搓搓挪挪屁股,往叶修那里蹭。
“没关系啦,以后就卖的了大钱啦。这不是意外吗!”
苏沐橙快被这两个人气得七窍生烟了,碎盘子丢了大半进垃圾桶,手上留下了格外锋利的一个,一点也不淑女风范的把瓷片拍在茶几上。
“说不出什么意外来,今天就给我自裁谢罪吧。”
苏沐秋坐直了,双手用力搓搓裤子,然后郑重其事地跟苏沐橙解释道:
“咳,重新认识一下。你嫂子——叶...哎呀!”
苏沐秋委屈巴巴的把脸上的书扒拉下来
“媳妇!你打我干嘛”
“喊谁呢?怎么就嫂子了。就算是嫂子,那也应该你是沐橙嫂子......也不对,乱了辈分了...反正我不是!”
苏沐橙也不管什么盘子了,两眼亮晶晶地在两人身上晃悠。
“我就知道你俩一定不纯洁!”

03
当然,在叶修如影随形的陪伴下,苏沐秋压根没找到机会出事儿。
那段时间苏沐秋都觉得叶修是不是魔怔了,每天上厕所都要跟着,虽然说恋人看得紧也不是什么坏事儿——但是上哪儿都有一个背后影真的很恐怖啊!!!

04
荣耀,一个一出现就大火的游戏。
不知是老天眷顾,还是老天根本不给人留活路,职业联赛伊始,整个联盟就呈现了一边倒的趋势。
嘉世,一个俱乐部独揽了两个天才。
也有俱乐部想要重金砸出一个未来,但两个少年又非常有脾性的要呆在一块。
这可没办法了,本来在嘉世的阴影下各俱乐部发展就不是那么好,一次挖两位身价高得离谱的选手,没人承担的起这样的代价。
后来,还是在嘉世三连冠的时候,叶秋跟苏沐秋似乎闹了矛盾,退出了嘉世,重新组建了属于自己的战队。
兴欣跟嘉世两相制衡之下,才使得荣耀迎来了百花齐放的巅峰时期。

05
然而矛盾的真实原因其实,不是那么光彩。
“苏沐秋,哥警告你。你要是再不知节制,我们以后就分开睡!”
然后苏沐秋脸上是阳光温柔的笑着答应了,晚上却又腆着脸不知悔改。
气得叶修直接抱着自己的小被几来了杂物间。
万万没想到,苏沐秋这个禽兽,竟然深夜摸来杂物间,拔掉了叶修的网线然后按在床上酱酱酿酿。
明明是个连人都塞不下的破床!!苏沐秋怎么在哪儿都能日上啊!!!!!
于是,为了联盟未来的发展,也为了叶修自己的一把老腰。
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离队出走。

06
在第十一赛季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商量好选择了双双退役并且公布恋情。
那一瞬间,多少女友粉的终生梦想破灭,多少十年宿敌三角恋cp粉为韩文清打抱不平。
直到两人照片也被公开。
OK了,没问题了。在一起吧。
这样好看的男人,我配不上还不行吗。

作为一个合格的月更lof主。还有三天就是我不得不更新的时候。

在国庆的最后一天 我想告诉你们 我没有忘记我的lof密码

啊啊啊啊啊啊啊吹爆!!!!/

是溢夏夏写的明信片!!!

四舍五入跟夏夏牵过手呜呜呜呜!

祝所有小可爱中秋节快落 @大嘎

【天官赐福】今天不高兴打标题了略-56

【跳下去的前一刻,他直直望向谢怜。但望的却不是谢怜,而是穿透了他,望到了坐落在皇城最中央的皇宫。】

从出生以来,每个人就被告知了是非对错。

可真遇上了这些事情,动辄百万无辜百姓的决定,却都茫然了。

权一真意气风发的卷毛都蔫哒下来----谁忍心看到这些?他伸出手拽拽师兄的袖子。

“师兄。郎英这样做对吗?”

引玉没有立刻回答,垂眸深深看了会儿权一真。

权一真还是从前的模样,眸子里的依赖和灰白的练功服,只有透过眼睛折射出的心灵更沉重了一点。

“你觉得呢?”

这么久,变了的只是我。

“那,国王做错了吗?”

“没有。”

引玉想着,当初的事我做错了吗,还是权一真做错了呢?

没有吧。

那便是没有了。

权一真没有再去找师兄的话头,自顾自撩着鬓边垂下的一股细发,对那些没能成仙却守了一辈子江山安宁,海清河晏的国主更敬佩。

古来一心修行得道成仙者多,帝王将相之才却少。

他们明明比天庭上多少人都光风霁月的多,却怕是因天道说,能者多劳。而不得不留于人间守着一方水土罢。

【说完,他维持着俯首的姿势,向殿外退去。君吾道:“仙乐!”
谢怜足下一顿。君吾望他,叹道:“你救不了所有人的。”】

即使已经被不该发现的人发现了,君吾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一块匿迹。

他此时却很想很想现身出去,问一问谢怜,你可明白?

就算他最后真的救下了那么多人,就算他最后真的代表正义胜利了。

他还是想问一问。

他想知道在谢怜眼里,那一次是因为机缘巧合,还是他真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

至少君吾自己不再相信世上有万全之策,有力挽狂澜之法。
他亲手毁掉了乌庸国,也被谢怜亲手摧垮了精神。但为了残存的一点自尊,他愿意为自己建一个乌托邦,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谢怜自然感觉不到君吾所想。

他不自然地掸掸身上的雪白道袍秀,传音给花城:

“我后来果真不能救下他们,反使我的国民境况更加惨烈,我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但……”

花城知道自家太子殿下的小毛病,但八百年的痴痴等待最能磨练耐心。他不知多少次不厌其烦地给谢怜顺毛:

“那就没有但是。不是你的错,殿下。跟你本就没甚干系。”

说罢尤觉不够,手悄咪咪往里伸进去。仙人寒暑不侵,再加上困顿撩倒,终年就一件白衫度日。再往里伸可就不好了。

谢怜红着脸乜他一眼。

花城霎时手伸回去,并且用眼神安慰着无声炸了毛的谢怜。

【“可是,世上很多别的事,只有用心也没用,你还得有能力;不光你要有能力,你手下的人,都得有能力;不仅要有能力,还得和你是一条心。”】

裴茗是毒瘤,但毕竟也是将军。

他听着皇后这话一说出来,便心里长叹了。

如此见解,该说仙乐皇族果真名不虚传吗。

花城听了竟也在百忙----吃谢怜豆腐,之中抬头凝神听了半晌。

这便是明明面对面一定是不分上下的强大,却一定要一直往天庭塞卧底的目的。

这些条件里,强大反倒是次要的,一条心才是最难做到的。

花城却也知道,那会儿的太子殿下定然不会把这话听进去,要真听进去,他还怎么跟太子殿下相恋?

于是便继续低下他那昂贵的头颅,占便宜。

开学了实在没空 一周三更可以忍受吗(悄悄冒头)

【天官赐福】不知道哪来的神仙抓住了一群神仙(还有鬼)要他们听书-54

【郎英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我懂了。我们来之前,偷东西的就都是你们,我们来之后,偷东西的就全都是我们……”话音未落,一颗烂柿子打着旋儿飞来,砸在他嘴边,仿佛呕了一大朵血花。那商人噗的笑出声来,郎英闭了嘴,不说了。】
众人皆是哗然一片。
神仙是人,也通人情事故,仗势欺人的事太多太多,见惯了。
但郎英那样直直剖开人的劣根性,毫无波澜的叙述发生着的不公,还是叫人心有不忍。
郎英,郎千秋陷入回忆。
那已经是个很久远的名字了,只有他小时候好奇翻看族谱的时候见到过一次。
当时父母跟他说,永安的传世之宝就是他留下的。
他自称一生都是个莽夫,只对不起一个人,弥留之际却拼了命补习文韬,在那红珊瑚珠下压了一张纸条。
上书:
“我从地狱来,要到天堂去,正在路过人间。”
郎千秋从来把这些当做些话本故事听,今日所有往事被划拉开,如同陈旧发霉的书籍终于见了太阳
----蒙在鼓里的人终于明了真相。
有人会觉得郎英是被逼反的,但郎千秋清楚,那样的龌龊到处都有,只是当作为永安人站在城墙外时更明显了。
他一早就要反。
他知道自己终究是愧对了谢怜,辜负了那个几乎是仅剩的赤诚为民的人。
【默然须臾,谢怜道:“回去吧。郞儿湾今天下雨了。”
    他指天道:“明天!还会下雨。我保证,一定会的。”
    郎英却摇了摇头,道:“不管下不下雨,都回不去了。”】
一个纯粹的寻求救赎者,是不会理睬任何人的挽留的。
其实大家都能看出来,这么一点降雨,只是给了永安人苟延残喘的机会。
他们那些田地里走出来的农民,最是懂得珍惜。
不管是珍惜粮食,珍惜水,还是惜命。
大旱。岂是几场雨可以挽回的?
那几场雨的作用不过是给活下来的永安人提供了长途跋涉的资本。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谢怜却实在狠不下心舍生取义。
放不下这个也放不下那个,最终还是被逼上了绝路。
谢怜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总还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当初如果他再修为精进一点,或直接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点。
仙乐,说什么也不会落没。
梅念卿轻易看透了徒弟,甩甩手中折扇,颇有年轻时俊俏公子世无双的韵味。
不管下不下雨,都回不去了。
何尝不是在告诉你,不管有没有永安大旱,不管有没有郎英,不管有没有君吾……仙乐的气数都尽了。
一切冥冥之中自由定数。
【在谢怜的面前,城墙之下,瞬间就多了三具尸体。】
花城的一袭红衣在银白色的空间里越发映人眼,他听着谢怜没有他的回忆,很认真。
听到这里,他脑海里顿时便能还原了当时。
眼却根本不舍得分给三具尸体,全给了那样一个谢怜。
他搂住谢怜的手气力越发大,有心疼安慰也有不甘。
花城不敢去想,当匆匆赶到了祈愿者所在的地方,看到的便是自己的城民一刀斩断三条生命。
谢怜在想什么呢?
他心尖都在为那个人颤抖着,他一直知道他的太子殿下很坚强,却并不希望,坚强和淡定是这样磨练下来的。

虽然字数不多但象征着我要恢复更新啦!

数数日子已经好久没有更新了鸭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
咳嗽、穷困和爱;
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
身体、金钱和爱;
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
时间、生命和爱;
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
灾难、死亡和爱;
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